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内林业要闻
《最美的青春》致敬塞罕坝
发布日期:2018-09-18 16:49:18 浏览次数: 字号:[ ]

       紧扣塞罕坝几代造林人的奋斗史,用现代视角重述55年的造林奇迹,近日在央视一套黄金档热播的电视剧《最美的青春》,把塞罕坝精神以影像方式固化为民族记忆和国家记忆。

  没有大牌明星,没有过度宣传,这部英模剧以不落俗套的人物设计、明快紧凑的叙事节奏备受关注,口碑持续走高,稳居收视榜前列。

  这是一部能够载入电视剧历史的重量级作品。

  崇高精神的生动演绎

  在苍茫沙海,年轻人问老乡塞罕坝怎么走。老乡答:“这就是。”这回答出乎年轻人意料,塞罕坝是蒙语和汉语的组合,意思是美丽的高岭。这是一片荒漠啊,哪儿美啊?

  电视剧一开篇,就用“尘沙飞舞烂石滚”击碎了男主角冯程和观众的浪漫想象,而这曾经就是塞罕坝的真实写照。“香草丰茸三尺赢”“松声入夜常疑雨”的美丽风景,早被早期的过度开垦和战争破坏。

  1962年,原国家林业部决定在塞罕坝建立大型机械林场,369名第一代建设者肩负国家使命上坝造林。这些平均年龄不到24岁的拓荒先锋以滚烫的青春许国,克服了各种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献完青春献子孙,为祖国铸成了一道坚实的绿色屏障。《最美的青春》便以此为背景,进行艺术开掘。

  题材独特,素材丰富,但创作却并不顺利。导演巨兴茂刚拿到剧本时茫然失措:“对我们这些生活在城市的80后90后来说,那个年代的卓绝奋斗离现实生活太遥远。单从文字上很难形成深刻的认识。”等到了实地拍摄,他的顾虑立马就打消了。因为身临其境,感动和理解应运而生。剧组曾赶上零下40摄氏度的冰冻极寒,设备冻坏了,拍摄时断时续;也遭遇过大雪封路的困顿无奈,得靠推土机开路;还体验过白毛风,夹杂着冰碴的劲风呼啸而来,刮在脸上如同刀割。总编剧郭靖宇认为这些不算什么,“在极端环境下,我们拍摄不过半年。而塞罕坝造林人一干就是半个世纪,旱魃为虐、雨凇侵扰、严寒封冻、缺水少粮。有了这半年的经历,牢记使命、艰苦创业、绿色发展的塞罕坝精神才真正在主创心里扎根发芽,从镜头里自然流淌出来”。

  剧组流传着一句话:“拍摄就像取经,塞罕坝精神就是真经。”主演何雨虹说:“和当年植树造林类似,拍这部戏也是跟自然抗衡。唯有经历过伏冰卧雪、七窍塞沙,你才会理解塞罕坝精神不是一句口号,其中蕴含着青春选择、人生价值,是我们学习的精神宝藏。”

  电视剧是艺术的浓缩。《最美的青春》虽无法穷尽当年的筚路蓝缕,却足以彰显信仰之美、崇高之美,做到温润心灵、启迪心智。很多家庭都是一家三代共同追看,既有经历过那个年代的老年群体,也不乏与这段过往距离甚远的年轻人。90后观众李嘉伟眼光独到:“我在演员眼中看到了信仰的光芒和青春的火焰,这是属于那个年代的温度和激情,也是当下这个时代需要的宝贵资源。”

  值得一提的是,一群特别的观众在剧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感动。塞罕坝育林人陈彦娴感慨:“电视剧唤醒了我的记忆,荧屏中演绎的故事仿佛我的亲身经历,我感受到了那股纯粹的力量。”

  真挚灵动的诗意表达

  《最美的青春》在人物塑造方面更真实、更新颖,它跳脱出脸谱化的英雄或恶人形象,将他们放置于真实生活中,关注人物内心情感。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让观众眼前一亮。

  剧中很多细节感人至深,比如“镇风神树”是冯程的精神支柱,老刘头暴风雪为坝上送补给物资,自己却成为“永远的丰碑”牺牲了。“人物不再是表达主题的符号,反而自带现实主义的温度和质感。剧情没有说教,而是用一流的艺术魅力支撑主流价值观和塞罕坝精神的表达,使它们在情节和自然场面中流露出来。”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名誉主席李准分析该剧打动人心的原因。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尹鸿提出了“个人史”的概念:“每个人都有个人史,英模片不够鲜活的最大问题就是没有个人史。在《最美的青春》中,各个人物性格定位准确,使得他们的行为不完全按照创作者的概念去行动,而是按照自己的性格定位去行动,这一点显示出很好的创作功力。”

  剧中的一幕令很多观众印象深刻:先遣队员被大雪困在坝上。在大家都陷入恐惧中时,冯程用一条板凳面制成“钢琴”,演奏起无声的《命运交响曲》,激越的旋律在每个人心中响起。“作品中富有诗意和美感的神来之笔还有很多。这些文学元素悲情却不苦情,传奇却不猎奇,为作品赋予了巨大的艺术价值。再加上流畅不直白、曲折不做作的叙事,将有艺术的思想和有思想的艺术有机结合,做到了接地气有灵气,堪称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高度统一的高峰之作。”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仲呈祥对该剧给予了高度评价。

  精益求精的艺术追求

  古今中外的鸿篇巨制无一不是厚积薄发的产物,《最美的青春》也不例外。剧本创作历时七八年,采访了30余位塞罕坝机械林场的创业者和近百名在职员工。如今塞罕坝的森林覆盖率达80%,已不是当年的荒凉景致。创作者为了找寻心目中那片雪地、沙漠,先后转场北京、天津、杭州等多地取景。与当下电视剧生产节奏不同,《最美的青春》慢工出细活,36集拍了162天。剧中的厂部大楼、实验楼等建筑都一砖一瓦重新搭建,植苗机、推土机等道具按照博物馆展品和老照片进行仿造。《文艺报》艺术评论部主任高小立说:“剧中人物干起播种、施肥等工作熟练麻利,诸如出苗率、雪藏、修床之类的术语也信手拈来,使其所塑造的技术能手形象深入人心,可见创作者对作品专业性的追求多么执着。”

  有人说影视圈是距离名利场最近的地方,但在《最美的青春》的演职人员身上却看不到半点浮躁虚火。他们不比时尚比质朴,不比流量比演技,不比占有比奉献,积极主动地深入群众、深入生活。以现在的技术条件,很多实拍困难的地方都可通过特技实现。该剧的主创却不怕折腾,一定要用真听真看真感受营造更真切的审美体验和更深刻的心灵震撼。极端环境让创作强度超乎想象。他们几乎每天凌晨3点半起床。外景不是在沙里就是在雪中,无法开车,他们就扛着搭景木材、摄影器材走。

  和主演刘智扬搭档的德国黑贝攻击性强,开拍不久就咬了他一口。为了拍出人狗和谐相处的场景,刘智扬必须克服恐惧与它建立感情,后来干脆生活在了一起。他说:“冯程朗诵过一句诗,‘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随着拍摄层层推进,我渐渐悟出了其中的深意。因为热爱生之养之的那片土地,冯程离开舒适的城市,无怨无悔地投身生态文明建设的伟大进程之中。表演事业之于我,也是滋养成长的土地,我又怎能不义无反顾呢?”

  《最美的青春》的播出,让观众更具象地了解林业工作者的艰辛与植树造林的重要性。没有口号化歌颂塞罕坝造林人,而是通过人物永不言弃的奉献精神,传达了令人动容的情感与主题,通过艺术作品润物无声、潜移默化的感染力和影响力,履行了影视作品的社会使命。

  主旋律题材剧往往凝聚着创作者更浓厚的情怀,无论是爱国情怀,还是致敬历史与楷模的情怀。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主流价值观的引领为原创作品烙下更深的文化自信,令影视创作更显蓬勃生机。(记者 李蕾 通讯员 何天平)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